..

德云社的大师姐

1999年,北京,一个小孩子站在小园子门口,看着那对妇人一步一步的离开自己,哭了出来,他再喊再闹,那对妇人也没有回头,她停止了哭泣,呆呆的看着前面。

郭德纲出来的时候就是这副场景,那个孩子散发着绝望的气息,他走到那个孩子面前问“你叫什么呀。”那个孩子也不回他,他看了看孩子胸口挂着的牌子,上面刻着杨羽,他说“你叫杨羽是吗。”那个孩子还是没有回答他,郭德纲在心里想:这个孩子的父母呢,是不是她自己走丢了?那我跟她一起等等吧。两个小时过去了,孩子的父母还是没来,在这么等下去也不是个办法,他一下抱起杨羽说“看样子你的父母是不会再来找你了,跟我走吧。”走到家,也不能说是家,就是有个睡觉的地方,估计下雨的时候还漏雨,他说“孩子你就在这睡,我还有事,就不睡了”其实他还能有什么事呢,这张床太小了,睡个自己还行,但是再加一点东西都不行。杨羽拉住他的手摇摇头,指了指床又指了指自己,有做了个睡觉的动作,郭德纲说“你的意思是我们一起睡?”杨羽点点头,郭德纲笑了笑说“好好,我们一起睡,一起睡”从那天之后,郭德纲身后多了个小不点,干什么都跟着,一跟就是一辈子。




字数不算多,小学生文笔,写的不好您见谅,如有雷同,算我抄袭,您就算看一乐


吐槽一下我的腐女宿舍

  本人高一生,一个宿舍6个人,五个腐女,身为我们宿舍唯一一个不是腐女的在经过一个学期的相处,我知道了腐女是怎么生活的,每天起床,刷牙洗脸吃饭,上课,在课间,五个人凑在一起讨论,我在路过她们的时候,清楚的听见我们班的xxx和xxx在自习课的时侯在对方手上种草莓,然后我们每年运动会的时候有一个三千米长跑,那个受(听她们说的,我不是腐女,我不是我不是)去跑三千,然后攻在旁边全程陪跑,跑完了三千之后还一把把受抱住了,但是没抱起来,之后的我宿舍的五个一天都很激动,到了晚上她们还在讨论,还妄想拉着我一起(我是不会告诉你们我参加了的),晚上十点半,宿管说要熄灯了,她们才恋恋不舍的关灯睡觉。我的妈呀一个学期了,我感觉我好像已经被带成腐女了,再见,我要去磕cp了,告辞。